• 故事

    医院里的白衣幽灵

    拉雷多城的山麓医院地处偏僻的美墨边境。黑黝黝的山林背景下,住院楼仅有少数窗口亮着灯,显得冷清而压抑。病房夜半惊魂夏夜,万籁无声。肠道科病房区的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

    详细阅读
  • 故事

    鬼推磨

    苏蓉的家人──阿爸和奶奶都很胖,腰身都像水桶一样,爬个楼阁都会气喘吁吁;然而她却生得细皮嫩肉,柔若无骨。她常想,女孩一般都随妈,自己死于瘟疫的阿妈是否很美丽?或者,她根

    详细阅读
  • 故事

    鬼电话

    贝赫尔很高兴买了一幢便宜房子,但他一位朋友告诉他说:“这幢房子不太好,以前有个名叫奥费德的医生住在这幢房子里面,但最后却神秘地失踪了,自那以后,人们都说这幢

    详细阅读
  • 故事

    行不得也,哥哥

    暮秋山头那轮彤日吐完最后一团晚霞就掉了下去,天色渐次黯淡,如同有人恶作剧似地往鱼缸里点一滴墨水,墨纹慢慢晕开,遮住整个水面。钟宇从横渡镇朋友那儿出来,预备沿着流

    详细阅读
  • 故事

    蓝色旗袍

    南生公寓D座1702室。房产中介用钥匙打开门,对小竹说:“小姐,你进去看看吧。”“你不一起进来吗?”“不了,这房子阴气太重,我这把老骨头可受

    详细阅读
  • 故事

    给鬼接生

    我的三舅是老家有名的中医,曾经担任30多年的乡卫生院负责人。现在,他已经是70岁的人了,却活的十分年轻,跟许多50岁的人站在一起也不显老。他保持年轻的秘诀,居然是看淡了生死

    详细阅读
  • 故事

    干尸里的秘密

    1、神偷吓一跳

    详细阅读
  • 故事

    地狱伯爵

    废弃的歌剧院里尘封着一段不堪回首的悲惨往事,然而突然有一天,荒芜近三十年的剧场重新变得热闹喧嚣,大批观众涌入、舞台灯光闪亮、天籁般的咏叹调再度唱响。没人知道,沉

    详细阅读
  • 故事

    吊颈鬼戏县官

    有天晚上,一个木匠做完乡活回家,正下毛毛雨。他走到一个山坳,突然看见一棵大树上有人在吊颈,赶忙上去相救。走近一看,是个找替生的吊颈鬼,就把绳子拿过来说:“让

    详细阅读
  • 故事

    电梯里的鬼话

    在一座还没竣丁的大厦内,由于电路出现故障,三个安装工人被困在黑漆漆的电梯里。为了打发沉闷的时间,三人约定每人讲一个亲身经历的故事。年龄最大的老赵开始讲第一个故事

    详细阅读
  • 故事

    的哥夜惊魂

    小张开车驶过一个弯道,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一辆黑色的桑塔纳突然出现,并一路尾追,不即不离。小张心里想,自己莫非被劫匪盯上了?这下糟了:绑在裤腰带上的八千块钱看来保不

    详细阅读
  • 故事

    闯鬼屋

    小区住户不算太多,而且相当安静,道路两边种满了榕树,到了晚上,那榕树黑乎乎一团一团的,据说榕树和竹子还有芭蕉都是很阴的植物。(两年后我再去那小区,发现那里的榕树

    详细阅读
  • 故事

    不愿消失的亡灵

    28岁的托马斯出生于英国伦敦一个富豪之家。其父因心脏病早逝,生意由母亲塞茜娅全权打理,而托马斯成了这个家族惟一的继承人。在外人眼里,托马斯英俊富有,春风得意,可只有他自

    详细阅读
  • 故事

    不要捡镜子

    我的家庭每天都过的非常和乐安祥,似乎没有什么争执、吵闹在我们的生活中,自从发生一件变故之后,什么都变了,而那件事就是..我大姊离奇死亡的躺在自己的房间里,她那死

    详细阅读
  • 故事

    解剖台上的女尸睁开眼

    事情还得从三年前的一堂解剖课谈起,对于学生来说,也许这节课是他们一生中最难忘的一课,因为第一次现场全尸解剖总是能给人留下极其强烈的印象,我已经强调要做好心理准备

    详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