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塘深处有DNA

人证、物证是破案的两大关键要素。报案人是被害人的亲属,被害人的身份很快得以确认。但凶手是谁?有几个?与被害人是否熟人?他(们)为什么要杀害两位收废品的
人证、物证是破案的两大关键要素。报案人是被害人的亲属,被害人的身份很快得以确认。但凶手是谁?有几个?与被害人是否熟人?他(们)为什么要杀害两位收废品的老人?一个个谜团有待警方破解。
一块几十斤重的生铁静静地躺在江苏省张家港市锦丰镇的一条僻静小路上。这块生铁是在什么时候,被谁丢弃在那儿的,现在已无从考证。但就是这块没来由的生铁,却引发了一场震惊全市的血案,两条鲜活的生命在顷刻之间消逝……
** 小孙子窗台惊魂 **
锦丰镇的西北侧有一片小树林。林子里有两间坐西朝东、面积30多平方米的平房。平房的周边用竹木围成了一个院子。房屋的东西两头各有一条小河,西面是全国最大的民营钢铁企业沙钢集团,南面是一大片油 菜地 ,北面是村民住宅。两间平房里住着一对来自河南的50多岁的老 夫妻 。男的姓张,女的姓姚。这里原是他们的儿子张某经营的一家废品收购站。一年多前,张某迁至别处做生意,把这个废品收购站移交给 父母 继续经营。
2009年5月1日,张某得知父母收集到的废品已堆满院子,便与父母约好,第二天早晨过去帮他们把废品运出去卖掉。
5月2日清晨,张某早早地打电话与父母联系,但打了多次,都是只听铃响没人接。于是,他让住在距父母不远处的儿子到 爷爷 奶奶家“侦察”一下,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子匆匆赶去,只见院子的门用挂锁锁着。他叫了几声却无人答应。于是,他趴到房间的窗台上往里张望,却因窗玻璃上的污垢太重看不清楚。小孙子就敲敲玻璃窗,但半天也没人应,他顿觉不妙。于是他在地上捡起块砖头把窗玻璃砸了,拨开纱窗朝里瞧。只见奶奶赤裸着上身,满头满脸血肉模糊,仰面朝天躺倒在地,双腿斜搁在床上……小孙子这一吓不轻,他连忙朝不远处的舅姥爷家奔去,舅姥爷夫妇急忙赶了过去,发现女主人姚某已经死亡,随即向当地警方报了案。
此案引起警方高度重视。张家港市公安局 局长 赵金龙接报,火速率刑技人员赶赴案发地,迅速开展现场勘察和现场访问工作。勘察中,发现男主人张某被害于自己经营的废品收购站内,身上被许多废品覆盖着,而他的老伴姚某则是在院子里被害后移尸至室内床前的……
节假日期间发生如此重大的杀人案件,给正在欢度五一节的市民心头蒙上了一层阴影。一时间,“5·2”杀人案成为 社会 各界普遍关注和议论的焦点,影响非常恶劣。此案立即被省公安厅列为挂牌督办案件,厅长孙文德、副厅长王琦先后批示,要求采取扎实措施,尽快侦破该案。省厅刑侦局有关领导及苏州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张跃进等均在第一时间赶至案发现场指导破案,并组建了由苏州市局、张家港市局主要领导、分管领导及200余名民警参加的专案组。
专案组甫一成立,就采取了一系列侦查措施——对现场周边符合作案条件的人员进行排查,对案发后无故突然离开的人员逐一筛选甄别;围绕被害人的关系进行排查,重点是与被害人有买卖关系尤其是有经济纠葛的人员;与此同时,警方全面调取了案发时段现场周边的监控录像,落实专人反复观看,以便从中发现嫌疑人线索……
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些措施对案件的侦破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 截流筑坝觅物证 **
人证、物证是破案的两大关键要素。报案人是被害人的亲属,被害人的身份很快得以确认。但凶手是谁?有几个?与被害人是否熟人?他(们)为什么要杀害两位收废品的老人?一个个谜团有待警方破解。
废品收购站的院子里和屋子里堆放着各种各样的废品,室内地面凹凸不平,家俱比较简陋粗糙,现场有大量血迹。侦查员在凶案现场提取到一枚残缺不全的血鞋印。经鉴定,此鞋印不是两被害人所留。另外,死者夫妇的手机、耳环及手表等物都在桌子上。现场翻动面积不大,但姚某穿的长裤口袋外翻,这表明歹徒杀人后是翻找过财物的。不过,财物的具体损失情况一时难以确定。被害人子女到达后,找到了父母藏匿起来的金银首饰等财物。这说明作案歹徒是为财而来,只不过因被害人藏得好,没翻找到罢了。
作案人的形象特点对破案的进程往往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根据遗留在现场不属于老两口的那枚残缺的血鞋印,以及两名被害人致伤的工具种类一致、行凶手法相同等情况,专案组断定凶手为同一人。
专案组根据已经获得的信息,对案犯的基本形象作了如下分析:此人身强力壮(因死者张某身材彪悍),对现场及被害人比较熟悉;其 生活 环境可能接触到螺纹钢筋;此人经济拮据,急需用钱;具有一定的反侦查能力,可能有盗抢前科;并受过一定的专业训练(因其用钝器击打被害人的部位都是要害之处);从作案过程看,该案的性质为一起有预谋的 抢劫 杀人案件,但不排除兼带一定的报复心理……
被害人的情况及作案人的大致情况已经基本明确,现在的关键是要通过物证寻找作案凶徒。

专案组认为,物证就“写”在死者的伤口上。经 法医 鉴定,死者张某的头部有多处皮挫伤、挫裂创,创缘不整,伴颅骨骨折。这么多挫伤是怎样形成的呢?法医发现,在挫伤表面出血处有多处相隔1cm的齿状表皮剥落,部分挫伤、挫裂伤伴有平行的条形挫伤,表面分布着有规则的凸出纹理,具有被金属类棍棒(如螺纹钢等)击打致伤的特点;在其妻姚某的伤口上也发现了类似情况……由此可见,夫妇两人都死于同一种凶器即螺纹钢之类的金属棍棒。法医鉴定两人被害时间约在5月2日凌晨三四时之间……
警方到距案发地不远的沙钢集团对螺纹钢的型号进行分析调查后,断定作案工具为螺纹间距为1cm、直径2cm的螺纹钢钝器!老俩口就是被这根螺纹钢活活击打致死的。那么,那根作案用的螺纹钢在哪里呢?侦查员找遍中心现场的角角落落未见其踪影,细心的侦查员估计作案凶器很可能被歹徒扔进距收购站较近的东侧小河里了。
当地人说,张家港警方破起案子历来都是大手笔。事实果然如此。为了找到那根螺纹钢,张家港警方竟不惜断流筑坝,寻找物证——专案组在估量了歹徒杀人出门后在必经之路上将螺纹钢丢弃在河里的大致方位以后,组织人员在该河的一端筑坝拦截河水,然后将另一端的河水全部抽干。
水干塘泥现,只见一根直径约2cm的螺纹钢斜插在河中心的塘泥之中,此为作案凶器无疑。由于螺纹钢上很可能有凶手或被害人留下的痕迹,为防止痕迹失落,侦查员脱下鞋袜,深一脚浅一脚走到那根螺纹钢旁边,缓慢而 小心翼翼 地把那根长63cm的螺纹钢连同紧附在它身上的塘泥一齐“捧”了出来。待塘泥被风吹干以后,才把它送进市局刑科所的DNA实验室。结果在这根螺纹钢上检出少量的人体组织。通过DNA检测,确定这些人体组织来自姚某,警方据此断定此螺纹钢就是作案工具。作案工具有了着落,但还必须找到使用作案工具的人,而这个人必定是血鞋印的“主人”!
** “金帅威” 天网现形 **
按照专案组的统一部署,侦查员在苏州全市范围内开展了查找与血鞋印鞋底相同花纹鞋样的工作。鞋海茫茫,要按照那枚残缺不全的鞋印找到其“同宗”,工作量之大可想而知。但侦查员们不畏艰难,凭着一股韧劲,硬是在苏州吴中区常熟招商城找到了产于福建晋江的“金帅威”牌休闲鞋与案发现场遗留的鞋印花纹相同。顺着这条线索,侦查员了解到在锦丰镇“新天地”超市曾于2009年4月份之前出售过六双白色的“金帅威”。不过,由于该超市处于镇区中心,店大人杂,人员流动频繁,营业员怎么也回忆不起买鞋人的样子……
尽管如此,这一调查结果在破案、定案中都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因为“白色金帅威”很快在天网中现了形。专门负责调阅案发现场周围监控录像工作的侦查员经过连续几昼夜的细致察看后,看出了端倪。案发当日凌晨4:31时,有一“黑影”从现场方向出来经过锦绣丰天天假日酒店后,又沿锦店路步行往东。4:39时,“黑影”经过锦丰中学路口一直往东,以后就消失了。
这个“黑影”是不是犯罪分子呢?图像十分模糊,整体形象看不清,用肉眼唯一能看清的是“黑影”脚上穿着的白色鞋子。这双白色鞋子是不是那双“金帅威”呢?从图像上很难分辨出来。于是,侦查员围绕“黑影”当天晚上的行踪,倒回去查看此前的监控录像,很快有了新发现:2:07时,也是这个穿着白色鞋子的“黑影”步行经过天天假日酒店后,又沿锦店路往西走,而西去的方向正是案发现场;1:58时,这段监控录像较前清晰些,能见其穿的是灰色上衣、牛仔裤,脚上穿的是白色运动鞋;侦查员又把录像调到5点以后,5:18时,图像更清晰了点。同样装束(上衣背后有一鹰图形)的可疑男子拖着一只拉杆箱步行往东。该男子的体貌特征与1:58时出现的“黑影”十分相像。
现在的关键是这几个时段出现的男子是否同一个人?专案组要求对案发地附近的网吧监控录像进行仔细查看,以那双白鞋子为“抓手”,重点提取穿白色鞋子的人员进行比对。这条侦查思路很快取得实效:侦查员在对锦丰网吧监控录像的察看过程中,发现有一个与上述同样装束(上衣背后有鹰图案)的青年男子于案发日1:46时离开网吧……
至此,专案组确认此人就是上述不同时段出现的“黑影”。经走访当地居民、调阅有关资料,得知此人名叫陈小辉,四川人,曾当过兵,做过保安,后无业,4月17日始入住锦丰中学附近一旅社,一直拖欠房租未付。5月1日外出,直至5月2日凌晨5时许才回到旅社,用现金结账后带了一个蓝色拉杆箱离开了旅社……
至此,犯罪嫌疑人陈小辉已完全浮出水面。5月20日,警方运用高科技手段,获得陈小辉出现在安徽合肥市一网吧的信息,随即飞赴合肥,将其抓捕归案。
到案后的陈小辉如实交代了作案经过。5月1日白天,他在案发现场西侧工地旁的一条小路上发现一块大铁块,因份量太重,无法搬动,他就走到不远处张某夫妇经营的废品收购站,问他们收不收生铁,对方说收,于是张某推着车子过去把那块生铁装了回来。但当陈小辉向他们要钱时,他们就不愿意给,认为这块生铁本来就在路上,非陈小辉所有……陈小辉怀恨在心,遂于第二天凌晨以卖废品名义骗开门后,就用螺纹钢突袭张某姚某致死。随后,从姚某长裤口袋里掏出400元人民币后逃之夭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