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弄县官

阿凡提的一个同乡在另外一个城市当了县官。有一次, 阿凡提到了这个城市, 县官一听说, 就把他请到家里, 做了饭端到他的面前。可是
阿凡提的一个同乡在另外一个城市当了县官。有一次, 阿凡提到了这个城市, 县官一听说, 就把他请到家里, 做了饭端到他的面前。可是并不请他吃, 一个劲儿问起家常来了:
“我的孩子怎么样啦?”
“比你希望的还要好。”
“他的 母亲 还健康吗?”
“很好, 身体很健壮。”
“我的小花狗还在吗?”
“无论谁, 它也不让进你的房子。”
“我的枣红马怎么样呢?”
“没有人不爱那匹种马的。”
县官的话把阿凡提弄得很不耐烦, 也不让他吃饭, 还命令听差把饭端走。阿凡提挡住盘子不让拿, 县官还继续地问:
“我的小花狗没有病吗?”
“可惜在我出门的时候已经死了。”
“为什么? 怎么死的?”
“给你的枣红马剥皮的时候, 在它的咽喉上踢了一下就死了。”
“咳! 我的马也死了, 是怎么死的?”
“因为把你妻子驮到坟墓去的时候压死的。”
“我的老婆也死了, 哎呀! 她是怎么死的?”
“因为你儿子死时她伤心过度。”
“哎呀! 老天呀! 我的眼珠、心肝也死了, 他是怎么死的?”
“你房子的墙倒了给砸死的。”
“我的房子也坏了, 哎呀, 天呀!”县官喊着就倒在地上大哭起来。
阿凡提趁这个时机把饭吃了。然后, 他站起来对县官说:“再见吧! 在你有喜事的时候不叫我吃饭, 在你有丧事的时候我才能饱餐一顿。”说着就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