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口下的婚礼

根据澳大利亚电影《枪口下的婚礼》改编。这是一个发生在60年代澳大利亚的真实故事。这天,悉尼郊区一幢十分陈旧的房子前来了一对青年男女,男的叫杰米·贝
根据澳大利亚电影《枪口下的婚礼》改编。
这是一个发生在60年代澳大利亚的真实 故事 。
这天,悉尼郊区一幢十分陈旧的房子前来了一对青年男女,男的叫杰米·贝克,以前干过偷车勾当,关过牢,刚释放不久。女的是他的未婚妻海伦,挺着个大肚子。他俩打算在海伦家的这幢老房子住下,种植蔬菜为生。此处,还有一件大事等着他们:海伦即将分娩,一个小生命将要诞生。对杰米来说,一切显得很美好,充满希望,他豪不怀疑自己将成为一个与过去的自己截然不同的好 丈夫 ,好 爸爸 ,当然也做一个 社会 承认的好青年。
但有一件事仍令他心神不安:在他服刑期间,海伦的神经有点不正常 的哥 哥布鲁斯不知从什么地方弄来了一些旧枪枝弹药,把这件旧屋子变成了个“军火库”,这些武器现在仍在屋子里。果然,这天早晨麻烦来了。
凶狠的喊叫声和剧烈的敲击声将杰米和海伦惊醒。有人骂着令他开门,还用枪托砸着那本来就不牢的墙板和门窗。被砸开的裂缝中透进令人目眩的亮光。
杰米的第一个闪念就是: 警察 来查枪的事了!他深感有前科的自己将有口难辩,弄不好又得坐牢。想到这他不禁浑身发抖,情急中他抓起一枝猎枪朝喊叫的方向“轰”的一枪,海伦都来不及拦阻。
叫骂声和敲砸声停止了。门外来的的确是两个警察,瘦的那个叫泰勒,胖的叫安德鲁,他们是来看看这个刑满释放分子是否老实、守法的。这本是例行公事,却因泰勒的野蛮做法酿成大祸。
枪声一响,更多的警察赶来包围了这幢房子,他们对着房子不断喊话,好象里面藏着一队武装匪徒似的。泰勒用望远瞄准器对准窗后的杰米,咆哮着“这个小子天生就是贼,得干掉他。”幸亏,安德鲁及时阻止了他的射击。而里面的杰米也处于一种由恐慌引起的亢奋之中,他控制不住自己,找到一只火箭筒,打掉了一辆警车,事端更加激化。
新闻界嗅觉灵敏,比警察晚不了多少时间,电台、报社的记者也包围了这幢房子,用电话采访杰米。杰米一下子成了明星人物,收音机里传出的声音把这场对抗称为“小型澳大利亚内战”,杰米、海伦听了哭笑不得。
“战争”归“战争”,孩子还得生。海伦肚痛一阵紧似一阵,杰米只得向外面传话,要求来一个产科 医生 。不一会,一个高年资的警官陪着一位女大夫如履薄冰, 小心翼翼 地进入了屋子,杰米持枪指挥老警官为大夫端水拿包,然后把他从后门赶出去。岂料他一转身发现自己被关在了卧室门外,一下子,杰米的喊叫声、敲门声和海伦的呻吟声响成一片。突然,一声婴儿的啼哭,一切都静下来,女大夫开了门,平静地收拾起器具,临走时她告诉杰米,这里条件太差,母子最好搬走。
两口之家顿时成了三人的小窝,杰米和海伦偎依在一起,身边是刚刚诞生的小宝宝。其乐融融,哪管几十米外就是枪口遍布,警灯闪闪。两人原定的结婚日子已近,不知出于一种什么想法,他们要苦中作乐,在命运还未摧毁他们之前举行婚礼。
消息传出,全国轰动。新闻记者更加兴奋,爱管闲事、好趋热闹的 百姓 也从远近赶来,支起帐篷,立起炭火,安营扎寨,象是到了一个渡假村。小贩们乘机发财,吃食摊、吆喝声构成一幅有声有色的画面。周围的大树上都爬满了不顾死活的 看热闹 者,他们一动不动地用望远镜对准那房子,耐心好得不得了。
此时,心绪恶劣的只有泰勒。他为警察感到羞耻,他怨恨安德鲁,认为若不是阻拦,屋里那小子早就解决了,这阵热闹也就没了。他挥拳向安德鲁打去,两人拳脚并用,扭成一团。
但那边的婚礼却已开始,留声机里放着《婚礼进行曲》,警察和请来的牧师排成仪仗队走向房门,那位老警官充当了全澳最奇特的男傧相,女傧相则是婚礼服务部的 小姐 。
海伦披着婚礼服务所送来的婚纱,怀抱着婴儿和杰米并排坐在喜宴度上。此刻手上自然不能持枪,但杰米的右手仍握了个手榴弹,引爆指环就套在小手指上。牧师用颤抖的声音为他们祝福,宗教式的婚礼使杰米和海伦感到 幸福 。
警察 局长 驾到,责怪手下无能,夸口说自己可以单刀赴会,兵不血刃地说服杰米投降。
说到做到,局长一人进了屋子,他果然有一套,软硬兼施,弄得杰米非常紧张,神经几乎要崩溃。正当局长把杰米逼到屋角,杰米快招架不住之际,猛听得一声“接住!”,只见海伦从床上一跃而起,将猎枪掷来,杰米一把接稳,形势顿时大变……不一会,门开处,众人皆惊呆,只见局长大人赤身裸体,一丝不挂地被赶出门来,记者们自然不会放过这难得的好镜头……形势愈加紧张,海伦深知门外警察的耐心有限,也深知丈夫性格的脆弱。果然,杰米情绪又变,他绝望地喊叫着,末了坐在门边,把枪管伸入口中,缓缓转过头,看看一边妻儿。
海伦含着眼泪强笑着向他摇摇头……
终于,缰局有了结束,几十辆警车车灯齐射,门开了,先是海伦抱着孩子走出,她立刻被带上车子离去,片刻后,空手的杰米走出,几名警察上前给他戴上手铐。
一时间,人群拥挤,大家争先恐后地要看看这位轰动了全澳大利亚的青年,记者更是高举话筒发出一连串的问题。此时人群中却有一人举着手枪悄悄地向杰米逼近,说着迟,那时快,一声枪响,倒下的不是杰米,却是持枪的人———警官泰勒,原来安德鲁发现了险情,先下了手。
杰米高举着戴铐的手,在他对面的是中弹跪倒却不躺下的泰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