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击丧生

跪倒在我面前的是一群从山里走出来的小保姆。这群背井离乡的花季少女向我哭诉着同伴王小花的不幸遭遇,让人心生怜悯。7 天前,王
跪倒在我面前的是一群从山里走出来的小 保姆 。这群背井离乡的花季少女向我哭诉着同伴王小花的 不幸 遭遇,让人心生怜悯。
7 天前,王小花被女主人用擀面杖殴打臀部,并赶出了家门。昨天,正在另一个小保姆主人家中休养的王小花,正痛哭流涕地诉说女主人对她的粗暴和无礼,突然面色苍白,只见她用双手紧紧地捂住了胸口,大喊胸闷憋气。起初,大家还以为这只不过是王小花在极度气愤之下所引发的一过性生理反应,没想到一声刺耳的尖叫之后,她就倒在地上再也没能站起来。
在我的主张下,王小花的雇主--一家工厂的厂长李秀梅被“请”到了公安机关接受传讯。
根据我掌握的医学基础知识,我立即预料到了这是臀部遭击后形成肺栓塞所致。
李秀梅认错的态度倒还真是不赖,她对用擀面杖痛打王小花臀部的事实供认不讳。看上去她并没有太沉重的精神负担,从思想上她也不可能有足够的承担刑事责任的心理准备。她并不知道也绝不肯相信她已经闯下了致人死命的大祸。
看着这位泼辣的女强人,我的 心情 可是一点也轻松不起来了。我知道,一旦我的解剖刀开始运行,这个从工人一点点干起来的女厂长,就该离开那个被她视为生命的工厂了。
解剖前,大力着实为我捏了一把汗:“韩嵋,悠着点儿啊。这李秀梅是谁呀,她可是咱们市的大能人。你看,就这么会儿工夫,多少人来电话质问这事儿啊。我怎么想怎么觉着你的判断有问题,就屁股上那么个巴掌大点儿的伤,至于要人命吗?这事儿让谁听起来都特玄。咱可甭太感情用事了,啊。”大力说得没错,王小花身上的体表损伤,大部分集中在臀部,而且损伤的范围也不算太大。要说损伤的程度,其实比起那些非致命性的损伤还要轻许多。如果我愣是要说就这么点儿体表的损伤就能把一条人命给生生地毁了,让谁听了都觉得是故弄玄虚。
解剖时,站在我身旁的大力紧张得又是摇头又是叹气。看着大力那副忧国忧民的样子,我心中暗暗发笑,同时多少也有些感动。到底是铁哥们儿,设身处地为我揪着心,担心我吃不了兜着走。
我不慌不忙地切开了王小花臀部那青紫肿胀的皮肤,臀大肌严重的挫伤和出血暴露在我的眼前。为了提供诉讼证据,我让刑事照相专家老李,跟着我的解剖刀,把从体表损伤一直到深部组织损伤的全部层面,一张一张地全都作了拍照。接下来,我的解剖刀毫不犹豫地直指王小花的胸部。开胸后,我手中的剪刀顺着肺动脉不停地往下走时,终于发现了致王小花突然死亡的那颗早就在我意料之中的血栓栓子。正是这颗要命的栓子堵住了血液通往肺脏的动脉,引起了王小花的猝死。
那么,这颗致命的栓子是从哪里来的?
这颗栓子是从王小花臀部那些受到挤压挫伤的静脉血管壁上脱落下来的,正是那个用擀面杖击打小保姆臀部的李秀梅,把这个年仅17岁的小 姑娘 送上了不归路。
臀部受到的损伤为什么竟会导致人体突然的死亡呢?
肺动脉被栓子栓塞后,通过迷走神经,可以反射性地引起肺动脉和冠状动脉的广泛性痉挛,使得心脏发生麻痹,同时也可以引起周围循环衰竭的反射,从而导致患者猝死。
肺动脉栓塞的栓子大多来自于下肢的深静脉。如果身体的下肢受到了暴力反复的打击,被打击部位的静脉就会受到外力的挤挫,静脉上的内皮细胞就有可能坏死脱落。这样一来,那些原本光滑平坦的静脉管壁就会变得粗糙起来。粗糙的“路”面增大了血液流经管道的磨擦系数,使流经受损血管处的那些血液里的有形成分在损伤的局部凝集起来,最后积少成多形成了血栓栓子。血栓栓子形成以后,经过一系列的演变过程,大约一周左右,就可以从血管壁的附着处脱落下来,成为游动的栓子。
从此以后,这些游动的栓子,就在人体血液循环系统的管腔内开始了它们对人体生命灾难性的“ 旅游 ”。
从王小花下肢深静脉脱落下来的这颗栓子的“要命旅程”是这样的:首先它顺着人体血液循环的路径通过下腔静脉进入到王小花的右心房,再到右心室。在这段旅程中,栓子这位特殊“游客”的旅游通道是越走越宽的,因此,它可以在其中畅行无阻,可是当这位“游客”游到了右心再通过右心到达肺动脉时,它的 旅行 通道可就越走越窄了。终于,在旅行的途中,它被堵在直径比其自身的直径还要小的肺动脉管腔中不能再动弹了。于是,小保姆王小花这条年轻的生命就此完结。
厂长李秀梅最终成了阶下囚。她怎么也搞不明白,王小花肺上的毛病怎么会是她棒击屁股所造成的后果呢?她始终认为王小花的死与她没有关系,她根本就不服法院的判决,至今还在不停地告状。但是科学的证据是不可动摇的,她就是告到天王老子那儿,也是徒劳无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