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在蜕变中化蛹为蝶

我以为男人应该是狮子,可是,生活让我看到那么多的老鼠,而且,我也没长成什么含羞草如果换成讲英文故事,一般老套的开头是这样
我以为男人应该是 狮子 ,可是, 生活 让我看到那么多的 老鼠 ,而且,我也没长成什么含羞草
如果换成讲英文 故事 ,一般老套的开头是这样:“LONGLONGAGO”
可事实真的是这样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我看过一本刘亚洲的选集,书的封面上写着:写给男儿们看的书。拿到这本书的时候,根本没有受到性别歧视的想法,哇,很兴奋!感觉像是十八岁以下的人溜进影院看成人电影,或者是拿到限量发行的纪念币或是邮票。
我对借给我书的男生N次道谢,送了他好几张邮票。
集子里第一篇小说名字好像叫《海水下面是土地》,只记得里面男主人公别号少校,女生叫含笑,这篇文章成了我多年来孜孜以求的 爱情 样板:男人勇敢刚毅如同狮子,女生纯洁害羞得像含羞草。我还记得少校跟巴士疯狂地赛跑,记得那个夺人所爱的王某,在被少校追到崖边时的吟哦:
假如你是含泪的射手
我决心做一只不再躲闪的小鸟
小说最后以悲剧结尾,看完的时候,头皮直发炸。那时我只知道读到好文章的时候有头皮发炸、如被电流击中的感觉,还不知道这种感觉该如何形容。
心里于是就痛痛的,难过地骂了一百遍作者。
军事题材+浪漫爱情,枪炮与 玫瑰 ,我根本就不能抵挡地全面缴械投降。
后来认识了一个军校的士官生,第一次见,我就知道自己喜欢他了。俊朗的外貌与磁性的嗓音,更要命的是,他写的满篇的好字、一手的好文章,我没理由不喜欢,除非我不正常。那会儿我上中学,只是个没长开的小丫头片子,他那么高,我就是喜欢站在他身旁致以崇拜的眼光看他把说话搞得像演讲,看他两眼放光地念诗,我一厢情愿地以为他就是少校,而我一定是含羞草。
有次放寒假的时候他来看我,外面刚下过雪,那么冷,我陪他一条街一条街地走,他的步子又大又快。那天为了让自己显得高一点儿跟他搭配一点儿,我还特意放弃了爱穿的运动鞋改穿从没试过的高跟鞋,跟得那么辛苦那么累,还是欢天喜地的。脚那么疼我都不跟他讲,就愿意陪他这么一直走,不管多累我都愿意!回到家,脱了鞋袜,脚后跟都磨破了,还快乐得无以言表。
他回学校的时候我送他到车站,站台上那么多的人,他轻轻地揽我入怀,我就谁也看不到了。他轻轻地在我额头一啄,血直往头上涌,我被强电流击中,几近晕倒。他上车冲我挥了挥手,笑了笑,说的什么我全都听不到。
离别的日子里,我疯狂地给他写信,每封信写到手软。他的回信文采斐然,每一封都只会让我喜欢他的心思更重一点。柏拉图式的感情持续了三年,三年之中,他没回来过,只有一摞厚厚的信表示他的确是存在的。
再见的时候是个 夏天 ,他带来了他女朋友,他惊讶于我长高了,我惊讶于他有了女朋友。

我没理由难过的,对不对?那个年纪,我还什么都不懂,忘记应该很容易。我是水瓶座的女生啊,天性就喜欢不停地追求新鲜好玩的东西,我会喜欢上别人的,我一再提醒自己。
跟他,不,是他们道别后,我兴高采烈地约了几个朋友去看电影,看完电影,一伙人呼啸着去BAR喝酒。这是我第一次喝酒,两扎啤酒下肚后,我口罗口罗嗦嗦地说伙计们我 失恋 了,大家哄堂大笑,有哥们儿说失恋了好,失恋了就是好!不知道是谁一直在拍我的后背,可能觉得这样会让我好受一点,结果是拍得我直想吐。
从BAR里出来,我突然放声大哭起来,惊天动地。一伙人围住我哄个不停,有谁说哭什么,不就是一个小军官吗,有什么好哭的。
是啊,哭什么?这么多年我都没弄明白。
很多年后,老教授在课堂上大讲特讲:审美期待与共鸣,我被老教授唾沫星儿击中的时候一下就明白了当初我头皮发炸、如被电流击中的感觉是在共鸣来着,初次共鸣的时候,我真的不懂!那个士官生拥我的时候,我也是共鸣吗?恍惚间忘了自己身在哪里。
大一的学妹有一天拿她的文章给我看,大胆热烈得让我都不好意思。我跟她讲自己曾经的感情、过往的感受,学妹笑了,说师姐你挺逗的,有点傻傻的,学妹还说:“师姐,别写你那种浅吟低唱式的,节奏太慢了,看我的,直奔主题进入拥抱接吻再快速往下发展。”
我笑着问她经历过这些吗?学妹满不在乎地说:“学姐,你太老套了,文学要的是想像!想像!你懂吗?等到什么都有发言权的时候,离入土也不远了。”学妹的文笔不错,也许,有机会的时候,学妹也会出名。
她和我,多么不同,住的地方都不一样。她住的宿舍区叫“美丽新世界”,呵呵,听听都让男生流鼻血!我住在“侏罗纪公园”又叫恐龙之家。
学妹写的文章就跟她喜欢的周杰伦的歌一样,只顾描述自己的主观感受,根本就不在乎你听不听的清楚,听不听的懂,自己宣泄够了,就甩手走人。
我还不算是太保守的人,不认同但我承认我喜欢看到她那种 青春 飞扬彰显个性的样子,生活方式有很多种,人家自己选择自己喜欢的,谁又能管的着?
偶尔会抑制不住地想起小说里那个从大火中走下梯子的含笑用两手按住裙摆的羞怯模样,心里会笑骂够迂腐,却阻挡不住地心里轻轻一颤,捎带着也会想起那个傻傻的年纪傻傻的自己,然后傻傻地笑笑就洗脚睡觉去。
一个漫长的夏日午后,我在窗前发呆,不知道哪里飘来GunzN′Roses(枪炮与玫瑰乐队)的《Don′tcry》,重金属乐队居然也能把情歌演绎得柔情千百转,贝司手忧伤的低音一路前行,思绪再度恍惚,多年前的记忆卷土重来,我在心里又轻轻地叹了叹:真的只是揣了一个梦而已,一揣就是好多年。我以为男人应该是狮子,可是,生活让我看到那么多的老鼠,而且,我也没长成什么含羞草。
文学虚构了太多的爱情 童话 ,童话是什么?童话就是你吻了一只 青蛙 ,结果青蛙变成了 王子 !现实是什么?现实是就算你吻了一百只青蛙,青蛙还是青蛙!!!
我却不能没有童话,只因它是美丽的;同样我也不能没有爱情,不因风雨而拒绝阳光,我仍一如既往地,为爱情歌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