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湖龙潭水怪之谜

“龙潭水怪”——湖北省洪湖市龙口镇双潭村一口大潭里经常出没的巨大不明生活水生物体,从当地有文字记载18
“龙潭水怪”——湖北省洪湖市龙口镇双潭村一口大潭里经常出没的巨大不明 生活 水生物体,从当地有文字记载180年以来,一直是个谜,并且据称是当代一个与尼斯湖水怪并列的世界之谜。
当最近的一天夜晚,500多个 农民 亲眼目睹其电灯泡似的眼睛闪烁可怕的绿色光芒后,人类在好奇心驱使下终于有了胆量。2001年5月26日,一支训练有素的水下作业队伍第一次用最先进的科学方法对“水潭龙怪”进行探摸,一万多名围观者最终没有看到勇士们捉到“水怪”。是相信农民的眼睛,还是相信专家的仪器?可是,在当地的村子里,所有的目击者都坚信自己的眼睛。
#### 500双眼睛为证:绿眼“水怪”出现了
100亩水面的黑沙潭,东南面最深,20多年来“水怪”总在这一水域出现。2001年4月29日夜晚9时45分,双潭村4名村干部正走在这恐怖的岸边。
前一天下了雨。这潭子岸边,还满是泥泞。村干部要走到村南面的王卫平家,去收装电表的钱。农网改造后,全村只有十几户没有交电表款了。村党支部书记谈小春一边走,一边说:“我看,我们 一鼓作气 可以把全村的电表款收齐。剩下的这十几户,钱能收起来,没有问题。”正说着,他猛然间听到水潭里水声大作。虽然这打断了他的话,但他仍然踩着泥泞在走路。4个人都没有往水潭里看。都快到半夜三更了,早收了钱早上床睡觉,何况地面很滑,稍微分神,就要跌跤子。
“噗——”一口粗气吐得低沉而有力,持续了10秒多钟,是从水潭里传来的。谈小春感到奇怪:那不是人声,也不是他所熟悉的牛声!他循声往水潭里一看,天哪!是一头巨大的奇形异兽。它把水桶粗的头伸出水面,两只眼睛像电灯泡,发射绿光。
谈小春对走在前面的会计王寺江说:“哎,寺江!我有点紧张。你看那边是什么东西?”会计扭头一看,怪物就在前面不远处!他拔腿飞快似地逃跑,往坡上冲,在烂泥里一连跌了三跤,两手着地,爬上了坡。村里管水利的副主任谈世如,惊恐地躲到了村支书的身后。村主任王和平跟支书一样,还算比较镇定。两人看清了离他们20米远的那个怪物:头约有1米粗,眼睛直径约有015米,两眼相距04米左右,伸出鳖一样的黑色头部约有12米,嘴巴是尖的,两眼鼓起,放射萤火虫一样的绿光。“水怪”并不怕他们,由南向北缓缓游去。王和平对村支书说:“我去喊人来看!”他就往80米远的村广播室跑。
在广播室,王和平的心还在乱跳。他本想打开经常喊话的麦克风,不料却放出了《山路十八湾》,赶快停了。一分钟的工夫,麦克风调响了。村主任急促的声音带着点尖叫,让人听起来像吵架:
“各位农户,起来看,现在就去看,那个怪物又起来了,眼睛像一对灯,吓死个人。请各位农户马上起床看,怪物在南边,就是在王世监那边。怪物还没有沉下去!”

他一连喊了两遍。村里4个高音喇叭,把村主任的嘶叫传遍了每一个角落。人们离开茶馆的牌桌,爬出刚睡下的被窝,迅速地向黑沙潭集结。60多岁的王树清老汉赤膊短裤,提着鞋子。他汇入了从四面八方涌来的人群,与大家一道不停地喊道:“怪物!怪物!”大家用喊叫虚张声势,觉得自己都不是那个怪物的对手。
黑沙潭四周的岸上,一会儿围了500多人。在双潭村,农民大都居住在离黑沙潭不远的堤坡上,因为在最干旱的年份里,永不干涸的黑沙潭都能给人畜提供饮用水。人们择水而居。天上飘动着稀疏的乌云,月光刺穿云层,照射到黑沙潭上,落下了农舍后茂密林子的阴影,黑沙潭广阔的水面在夜幕下仿佛变成了黑色的液体。油亮的细浪反射着淡淡的月光。没有一个人向水里投泥块,人们素来对水中的庞然大物表现出敬畏,今晚照旧做到了。
“水怪”旁若无人地继续游动,好像无视岸上那500双人眼。的确人的黑色眼珠与夜色已经浑然一体,而“水怪”的“眼睛”不同,如同两个电灯泡,不仅有“视力”,还兼作“照明”,射出人们不太习惯甚至厌恶的绿光。
这绿光非常显眼,在黑夜里是人们能够轻而易举捕捉的目标。绿眼睛的动物,他们见过,鳖是绿眼睛,然而鳖的眼睛只如一粒黄豆那样小,“水怪”的眼睛太大,发出的绿光太恐怖!站在岸上的500多人都看到了“水怪”的眼睛,只是由于人们视角不同,有人看到的是一只“绿灯泡”。站在南岸的黄帅红看到这只独眼“绿灯泡”往北渐行渐远。村支书谈小春说:“怪物不是在水里游,而是在走。我养过鳖,鳖划水不是这个样子。我相信它是直立性的动物。”不过,村里500多人谁也没有看到它长“腿”。家住黑沙潭北岸的王南山夫妇,只走出家门6米,就看到了“水怪”的两个“绿灯泡”,好像打着两个手电筒,直奔他们家。“它为什么要向我们家奔来?”妻子吕凤仙扭头往自家一看,卧室的窗户里亮着电灯。于是,她“恍然大悟”:“我家的亮光暴露了目标。”的确,“水怪”的出现,动摇了她平日里生活的安全感。她急忙向 丈夫 喊道:“南山,快把房里的电灯拉熄!”她与丈夫前后脚撤退进屋。待卧室的电灯一熄,她紧闭了大门。
“水怪”在众目睽睽之下,惊现于世至少15分钟。它在黑沙潭的中部下沉,其庞大的身躯排开的水合拢时,发出了“闷雷”似的声音。这一声后,黑沙潭水面渐渐复归平静。
#### 180年来的 传说 和证言
双潭村的“龙潭”共有两口,“水怪”出没的“龙潭”叫黑沙潭,长有300米,宽度最大相距250米,是一个不规则的潭。20年前在黑沙潭养鱼的赵寅武、刘克斌等3人,曾用绳子系着砖头探测水深,探得最深处有14米多。全村的老人都没有看见黑沙潭干枯。1968年大旱,附近4个村庄在黑沙潭安装了16台抽水机取水抗旱,7天7夜黑沙潭的水位降了5米,再也不下降了。人们看到潭子里有大股的泉水涌出,纷纷猜测黑沙潭连着地下的暗河。另一口“龙潭”比黑沙潭小,离黑沙潭有1里多路,那里没有“水怪”。双潭村便因两口“龙潭”而得名。

记者在采访时,查到了放在该村4组62岁的谈朝槐家的18本《谈氏族谱》,上面记载,早在180年前,黑沙潭就有“水怪”出没。这是外界对这部族谱及其有关“水怪”记载的首次发现。
在一册《谈氏族谱》上,一位叫黄文藻的人于“道光元年辛巳冬十月朔五日”,写了《潭口边谈氏分支序》。道光元年即是公元1821年。黄文藻写道:“下潭洪更深邃无底,止时方阴雨则有云气出没,蛟龙隐现。”他所说的“蛟龙”就是今惊现于世的“水怪”。
两口龙潭,为古时 长江 溃口所冲。后来长江改道,已经远离村子2公里浩荡东去,把一段故道甩给双龙村的先人种田,所以这个村的老地名又叫“倒口”,废堤依然存在。因为长江的命堤为官方所修,又称“皇堤”。《潭口边谈氏分支序》也记载了“古皇堤”下“二潭”的来历:“二潭相去不下里许”,“相传为前明河水所溃”,“不溢不涸,芹藻缤纷”。从“前明”算来,水潭形成已经有600多年了。
龙口镇党委宣传委员李飞承认,他本人从感情上讲,对捉拿“水怪”感到不安,因为抓获“水怪”,或者科学证实没有“水怪”,就意味着当地一个优美 故事 的终结。事实上,从记载龙潭隐现“蛟龙”180年来,人类探索未知世界的局限反倒给他们带来无穷快乐。那里的人们总在想象龙潭水底世界,尤其是想象里面的怪物,村民繁衍生息,均有幸甜蜜地活在神秘的氛围中。时间长了,一些人甚至记不清哪是现实的存在,哪是想象的东西,两者都打混了。反正,他们有值得夸耀的龙潭和“水怪”。
88岁的谈强国老人大白天睡在被窝里。当听到记者在堂屋里采访“水怪”时,他一骨碌爬起来,把记者叫过去,说道:“我9岁时听大人说,有一天,潭子里的水像海潮一样上涨,往上涌啊!把路都淹没了,可是一转眼,水退到了潭里。我16岁时,亲眼看到水一下子上涨了1米。潭子下面就像有漏斗一样,漏斗打开,一瞬间水退了1米。”
不知道谈大爷什么时侯穿了衣服,他下床站在了记者身旁,接着说:“我看,水怪修成精了!”记者问道:“您也看到过水怪?”“没有看到!嘿嘿……”他很直爽。
村支书插话道:“他的眼睛已经失明了50年。”可不是,谈大爷皮包骨头的脸上,眼窝里没有眼珠。
这次“429水怪事件”,是20多年来目睹“龙潭水怪”人数最多的一次。其实,20多年来,有单个人,或者几个人,或者20来人,先后多次亲眼目睹“水怪”。5月29日和30日,记者在村里采访时,找了40多个目击者采访,并请了洪湖市的一位 画家 。根据目击者的口述,画家当场画出“水怪”的素描,再现“水怪”的原形,直到全体被采访点头通过。1978年7月的一天晚上,王华明到潭子里洗鱼,看见前方5米处浮出一个长3米、宽07米的怪物。他立即去喊村民,可是返回时,怪物已经无影无踪。1986年的一天中午,学生回家吃饭,途经黑沙潭时,发现了“水怪”,引来300人围观。64岁的黄小山清楚地记得,那一天是五月初四。他看到黑色的怪物长10米,宽2米,肚子一张一驰在呼吸。

1987年6月的一天晚上,3组青年农民谈三清到潭里下丝网偷鱼,看见水面上有一个怪物,纯黑的背,2米长,15米宽,像一条船底朝天地翻着。怪物沉下去时,激起1米高的浪。谈三清赶紧逃跑回家。第二天,他再也不敢下水取回丝网。
1991年,从北京来了一个自称有“特异功能”的19岁女青年。她站在潭子岸边,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讲出潭子的经度和纬度,并说:“里面没有什么水怪,就是一只大鳖,长7米,宽7米,重1吨。”至今,这里的人们还在嘲笑她无知,说她讲鳖只能是海鳖。
1999年10月的一天,下午6时许,58岁的谈三梅下到潭里洗布鞋,发现岸边有一根“树”浮在水面上,长2米,粗08米。她“喜不过”,立即走回家,喊丈夫来搬“树”。丈夫不耐烦地说:“这么大的树,我搬不动。我不去。”
谈三梅极不高兴地返回到潭里洗鞋,突然听到“树”吐了一口粗气,掉转头朝北漂走,露出了黑色的两个角和黄牛皮一样的身子,水里发出巨响,仿佛闹了一场地震。
此后3天,她不敢下潭子了。她说:“我两夜没有睡着,心里总想,要是水怪打洞到我的房子下,会把我的房子搞垮。”
目击者描述的“水怪”,大小不一,长短不一,长相不一。记者请来的画家不乏想象力。他说:“也许,潭里不是只有一种水怪,或者水怪儿孙满堂。”村堂支部书记谈小春竟然找了一个有力的“证据”,支持这个观点。他说道:“去年3月,我在潭里投了3000斤鱼苗,到12月捕捞上来的鱼却只有2300斤,如果没有多只水怪,怎么吃得了这么多鱼?我承包这个潭,养了13年的鱼,亏了6万元。”
#### 两次探测:潭底没有发现“水怪”
曾有两支专业队伍对“龙潭水怪”进行过科学探测。两次行动,都是因为有众多目击者观察到“水怪”而引起的。1987年7月的一天晚上11点钟,王云洲、刘云武正在照看抽水机抗旱。两人同时看到怪物向抽水机游来,怪物的眼睛是红里带绿。刘云武迅速拉了电闸。王云洲闪身躲进了抽水的钢管。还是刘云武胆子大一点,立即向当时的村支书黄显树报告。黄显树赶到黑沙潭,见到潭子中还有亮光。他以为是旁边房子窗户的电灯光映照在水面上,定神一看,“灯”在往远处走。他拿手电筒照过去,那怪物眼睛发射的光比手电筒还亮。15分钟后,怪物下沉到水里,它的眼睛在水里还在发光,跟手电筒亮着沉到水里一样。岸上有20多人目睹了这一幕。在这一年,“龙潭水怪”的报道开始见诸报刊,引起轰动。
黄显树专门到湖北水生物研究所,恳请专家解开“龙潭水怪”之谜。一位姓曹的教授根本不相信有什么“水怪”。他说:“我在前苏联留学时,听说一个湖里有水怪,当地 警察 用机枪扫射后,潜水员下到了湖底,结果捞起来的是两根树。从此,‘水怪’消失了。”

讲完这个故事后,曹教授对黄显树说道:“在你们的水塘里,虾子搅成团,也会发亮。”黄显树说:“在消灭钉螺时,我们把56钠粉洒进了潭子,潭里的虾子成了陪葬,一只不剩了。”“人畜的尸骨也会产生灵火,你们可能把这当成什么发光的眼睛。”“不,教授,水潭里没有尸骨,我们没有听说过这么大的水面上能够飘动‘鬼火’。”
两人谁也没有说服谁。1989年4月,湖北省水生物研究所到实地考证,确认该潭有600年的 历史 ,并探测到在龙潭南北向50米处的水下有一对直径2米的大洞,疑为“水怪”藏身之处,但是没有发现“水怪”。由于龙口村拿不出经费请潜水员,第一次“龙潭水怪”探摸 半途而废 。
2001年4月29日“龙潭水怪”再次惊现于世,引发了第二次探摸活动。5月25日,一支由华航集团华中水下工程有限公司组成的勘察队一行8人,来到龙口镇。他们决定无偿地进行水下摄影和探摸,破译“龙潭水怪”之谜。当天下午,他们到黑沙潭进行了初步观察,商定了探摸方案。
为了保证潜水员在水下不受到“水怪”攻击,双龙村连夜专门用槽钢做了一个高15米,宽12米的铁笼,开有一个门,上了两把大锁。这个铁笼坚不可摧,就是地球上已知的最凶猛动物也对它无可奈何。26日早晨,雨下个不停。探察工作开始。
不用说,“打捞水怪”是一个最富刺激性的行动。连武汉的一些群众都被惊动了,乘的士赶到双龙村。来自嘉鱼、咸宁等地以及周边乡镇的1万多人,涌向“打捞水怪”的现场。从镇上通往双龙村的乡间小路都实行了交通管制。黑沙潭四周的田埂上、大路上、房顶上,都站满了观众。
村里为勘测队准备了4条船。勘察队员训练有素,曾为打捞中山舰做过先期探测。率队的是华中水下公司经理吴转运,他是武汉市劳动模范,被誉为“水下蛙人”。他们上船后,在大风大雨中用水下摄像机进行了水下录像。摄像机的探头进入到了水下131米,加上摄像机探头有灯光照射,能见度有1米,实际上摄像机自动刻度已经表明,黑沙潭最深处有141米。他们原准备通过水下摄像,一旦发现“水怪”,立即派潜水员乘铁笼下到水底,对“水怪”进行近距离观察。但是,没有发现“水怪”。在约两个小时的录像中,清晰的画面仅仅见到两条小鱼,再就是水底多处有香蕉状的排泄物,疑是巨型动物的粪便。此外,摄像还显示潭底有多处坑洞。
下午,雨越下越大,潭子里的水变浑了。4名潜水员轮番下水。他们听说“水怪”从来不伤人,连鸡鸭都不攻击,加上上午水下摄像发现水底很平静,很安全,便壮了胆子。他们不钻铁笼了,打赤脚,背氧气瓶下水,对潭底50%的面积进行了搜索,最终没有发现“水怪”。探察活动结束后,带队的吴运转对镇里的干部说:“对是否有‘水怪’,我们还是不能肯定有,也不能肯定无。因为老天不作美,我们的水下摄像的能见度只有1米,在探摸的过程中,‘水怪’也有可能被惊动而跑掉。也许,正如 神农 架 野人 等一系列自然之谜一样,我们没有抓到‘水怪’,未出现人们所期待的那种结果,这正是自然界的魅力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