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窃贼

秋收时节,吴学进家的一只新母鸡开始下蛋了,他找来一堆柔软暖和的稻草,替新母鸡在屋里的灶头墙角边做了个蛋窝。新母鸡真乖,经吴学进一引领,就认了这个蛋窝&m
秋收时节,吴学进家的一只新母鸡开始下蛋了,他找来一堆柔软暖和的稻草,替新母鸡在屋里的灶头墙角边做了个蛋窝。新母鸡真乖,经吴学进一引领,就认了这个蛋窝——每到下蛋时,准会从门槛边的猫洞里钻进屋里,然后静静地蹲进灶头墙角边的那个蛋窝。
这样,吴学进每天放学回家做的头一件事就是去灶头边捡鸡蛋,捧着光溜溜的鸡蛋,心里非常自豪,因为,新母鸡的成长也有他亲自喂养的一份功劳。
可是,才捡了四五天,就没蛋可捡了。老妈说,新母鸡头轮生蛋,空几天窝是正常的。吴学进相信老妈的话,只得耐心等待、没想到,时问过了大半个月,还不见冠头通红的新母鸡继续下蛋。
那天,老妈也觉得不对劲,趁早晨开鸡棚时一把抓住新母鸡,然后用两个指头往新母鸡屁股下而轻轻一摸,随即嘀咕说:“哦,不对,明明是有蛋的,怎么会……难道恰巧是今天续蛋?”放学后,吴学进满怀希望跑回家去捡鸡蛋,可一看,蛋窝里依然空空如也。
此后,这样的怪事竟然一天天地重复着——早晨老妈明明触摸到了鸡蛋。傍晚吴学进放学同来却没蛋可捡。
老妈愣了,吴学进也蒙了——难道新母鸡把自己下的蛋吃了?不可能。从没听说过这样的事;难道那新母鸡不喜爱灶头墙角边的那个蛋窝,而野到外边去下蛋了?不可能,听东边 邻居 张婆婆说,每天中午时分都会看到那只新母鸡“咯、咯、咯”一路带着下蛋后的鸣叫,从吴学进家门槛边的那个猫洞里跑出来;难道……
思来想去,只有一种可能:鸡蛋是被人偷了。想到这里,吴学进自然首先怀疑起西边邻居家那个人称小赖皮的男孩——朋朋。可不,小赖皮一度辍学后在 社会 上瞎混,还于过 小偷 小摸的勾当。
老妈说:“不可能吧,青天白日屋里的门锁着、窗关着,除非朋朋成了神通广大的孙悟空;再说,朋朋已经改邪归正了,不能凭空冤枉人,”
想想也是……吴学进搔头挠耳又想开了,想着、想着,突然惊醒了。说:“前段日子,我不小心将一把房门钥匙丢了,为了瞒过老爸老妈,我没吱声,只是换用了备用钥匙。可以料定,那把丢失的钥匙一定是被小赖皮捡到了,所以……”
老妈说:“要真是这样的话,得马上把门锁换了。”
吴学进转溜着机灵的眼睛,说:“不,‘欲擒故纵’,看我的。”
第二天中午,吴学进利用课余时间偷偷从学校跑回家去,想把小赖皮逮个正着。吴学进跑到屋角边留步观看时,恰巧看到新母鸡“咯、咯、咯”一路带着下蛋后的鸣叫,从自家门槛边的那个猫洞里跑出来,随后,小赖皮的身影果然匆匆从吴学进家的屋门前闪过。
吴学进的心跳骤然加快,急忙冲向小赖皮。小赖皮一愣。反问吴学进:“你干什么?”吴学进把怀疑的目光往小赖皮身上仔细扫过一遍后,尴尬地说:“噢,没什么,没什么。”
是没什么,人家朋朋两手空空的,穿着汗衫短裤,趿拉着拖鞋,浑身上下找不到藏匿鸡蛋的地方。
吴学进又犯糊涂了:“到底是谁偷了我家的鸡蛋呢?哦,不会是东边邻居张婆婆吧?不会是……”
有一点,吴学进是清楚的,那就是,把家里的门锁换掉才是万无一失之策。
结果又是出乎意料:门锁换了,可往后几天新母鸡下的蛋仍然不翼而飞。
星期天,吴学进经过周密计划,决定通过“伏击”的办法,把奇怪的鸡蛋失窃案搞个 水落石出 。
灶头处的砖墙底部裂着一道缝隙。而紧挨着炉灶的外墙边堆着一个草垛。吴学进经过一番侦察,心中有办法了。
又是中午时分,吴学进偷偷隐藏在草垛里,然后,透过砖墙缝隙把屋里灶头处的蛋窝监视得一清二楚——新母鸡早已乖乖地蹲进蛋窝了,过了几分钟,见新母鸡慢慢耸起身来,腥红的屁股眼不停地一张一翕。
“咯嗒——”黄澄澄的鸡蛋落窝了。
新母鸡唱着既惊且喜的歌,一步步从门槛边的猫洞里钻出屋去。
此刻,吴学进的目光死死地盯着窝里的鸡蛋。盯了一会儿,突然发现那鸡蛋竟然会一点点滚动起来。
“窃贼来了!但怎么没见窃贼的手?”吴学进紧张得心都快蹦出喉头了。
鸡蛋滚着、滚着,目光盯着、盯着。吴学进终于瞥见鸡蛋下面晃动着一个黑乎乎的“手影”。正想大喝一声“抓小偷”时。那“手影”很快消失得无影无踪,连同那个圆溜溜的鸡蛋。
“贼手”哪里去了?鸡蛋哪里去了?吴学进只是在瞬间看到,那“贼手”和鸡蛋是掉进地里去了。
吴学进走出草垛,定了定神,然后开门进屋,走近灶头俯身一看,只见蛋窝边的稻草间有一个洞孔。
吴学进伸手把洞扒开,这下真是吓人了:那涧孔竟然与灶头的地皮连通着呢!
“难道‘贼手’真是从这口比鸡蛋略大些的地洞里仲过来的?有可能,因为小赖皮的家就在西边的一墙之隔处。”吴学进暗忖着,然后,警惕地趴在地上,把耳朵贴在洞口凝神细听,果然,听到洞里隐约传来 的声音!
不得了!这么说,小赖皮为了偷蛋而挖了墙洞?
“慢,冷静,别再让老妈埋怨说凭空冤枉了小赖皮。”吴学进这样想过后,又有办法了,他决定去小赖皮家的墙脚处探个究竟,
小赖皮正在灶上替全家人做午饭,而碗里恰巧在嘀嘀当当捣鸡蛋。吴学进走到小赖皮身边。偷偷看了看黄澄澄的鸡蛋壳,心里更生疑云。可是。当他假装捉蟋蟀去查看小赖皮家的东墙脚时,却压根儿没见到想象中的所谓墙洞。
一气之下,吴学进返回家中,拿起铁锨去挖蛋窝下的那个地洞。
不挖不知道,一挖吓一跳。锋利的铁锨才撬开三四公分一层面泥时,那地洞竟然“豁然开朗”,现出碗口般大的口径。
一不做,二不休。锋利的铁锨继续往下挖时,他不由得惊呆了——原来,地洞底下盘踞着一条小腿样粗的大蛇,周边散乱地躺着一个个黄澄澄的鸡蛋壳。
这下,吴学进脸红了,更是胆怯了,一见那红信乱撩的大蛇,禁不住大叫起来:“来人啊——”
人来了,邻居小赖皮朋朋闻讯赶来了。
“朋朋,我从小就怕蛇,你帮帮我吧!”吴学进哀求着说。
“没关系,看我的。”朋朋说着,从吴学进手中抢过铁锨,轻松地把洞底下的大蛇铲了出来。
吴学进躲在边上说:“打死它,这蛇太可恶了,偷吃了我家许多鸡蛋!”
朋朋不同意吴学进的意见,一边抬着大蛇往门外跑,一边说:“这蛇没毒,对生态有益,应该把它放回野外去。”
吴学进望着朋朋的背影,心里十分内疚,脸不禁一阵红,一阵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