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爱情

那一年的初春,母亲抛下父亲和我们姊妹几个,撒手西去。之后,姐姐们相继出嫁,哥哥结婚后,也搬到了城里去住。再后来,我的丈夫
那一年的初春, 母亲 抛下 父亲 和我们姊妹几个,撒手西去。之后,姐姐们相继出嫁,哥哥结婚后,也搬到了城里去住。再后来,我的 丈夫 也接走了我,家里只剩下父亲,犹如深秋一棵孤零零的大树,当风儿吹落了树上最后一片叶子时,孤零零地站在那儿。父亲越来越孤苦,越来越消瘦。虽然我们经常回去看他,但他仍挡不住岁月的侵蚀,日复一日地衰老下去。
后来,姐姐们便合计,决定帮父亲找一个老伴儿,以便身边有个人照顾。于是便托人介绍同村丧偶的大婶。大婶性格安详,待人温和,虽然年迈,仍然可以看出年轻时的贤淑端庄。
之后,我们每次去都能看到父亲和婶子安闲地坐在院子里,或聊天,或干活。父亲摆弄院子里的花草,婶子就站在旁边看,有时也搭把手。花草在他们的精心呵护下,日渐茂盛起来。看到我们来,父亲和婶子便一起给我们包饺子。婶子一次次地教父亲,父亲却显得异常笨,总捏出一个个咧着嘴的饺子。这时,婶子总是嗔怪地望着他,而父亲回望的眼神,也是爱意满满的。婶子给我们盛饺子,总是岗尖岗尖的一大碗,而自己的却是大半碗。每每此时,父亲便把自己碗里的往婶子的碗里拨。
村里集会时,父亲常常给婶子扯一些细碎花布料。婶子则一边嘟囔着,怪父亲乱花钱,一边也只好拿去做了,而她穿在身上愈发显得年轻美丽。每逢此时,我仿佛看见他们的 爱情 在荡漾。
每到初春,父亲和婶子都会出去春游,他们挎着相机,采撷着或远或近的美好的风景。看到父亲和婶子相依相偎的照片,我们姊妹们心中也分外欣慰。
一晃几年过去了,父亲一改往日多病的模样,而变得神采奕奕。
父亲常常对我们说婶子,说她也是位苦命人,年轻时死了男人,言语流露出对她的珍惜。那种关切之深、之浓,是我所难以言尽的。他们的爱情是那么真挚,那是两位饱经沧桑的老人心与心所撞出的火花。真的是“最美不过夕阳红。”
我永远感谢那位点燃了父亲爱情之火、年轻时美丽现在依然是美丽的婶子,她伴父亲走过了那一段生命中最难过的路。